【企服态度】谷歌云的「神奇女侠」
LTT LTT 2018-10-31

企服行业头条(微信:wwwqifu)10月31日报道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谷歌在全球云计算市场都处于尴尬的境地。


按理说,谷歌绝对具备成为全球最大云计算公司的潜质。


就资源来说,全球 90% 的搜索都是由谷歌 LLC 的云基础架构驱动,并且谷歌提供了大量奠定云计算基础的开源技术。


但直到今年上季度末,谷歌云基础设施服务的市场规模,也仅占全球大约 7%,远远落后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甚至少于刚刚宣布收购 RedHat 的 IBM。


云计算作为典型的规模型业务,越早开始布局,越有更大的机会赢得市场,从而进一步降低自身成本占据先机。


亚马逊早在 2006 年就发布了 Amazon EC2(亚马逊弹性云计算)产品,将云服务视为公司业务增长新的基石。


而谷歌云计算业务却在 2 年之后才正式上线。彼时的 AWS,已经迅速依靠低价策略大规模扩张,拿下众多国家的政府机构、世界 500 强以及硅谷创业公司客户了。


也许当时,崇尚技术与创新的谷歌,并没有在云业务上给与足够的重视。但毕竟眼看着竞争对手一天天壮大,谷歌不想坐以待毙。


转机出现在 2015 年。「硅谷女王」戴安·格林(Diane Greene)进入谷歌负责云计算业务,主导了谷歌云计算业务的重组,并向世界推出了新的品牌——谷歌云(Google Cloud)。


在此之后,谷歌云一路奋起直追。


根据去年底 Jefferies 的分析师 John DiFucci 的一份全球公有云季度数据显示,尽管当时谷歌云市场份额也只有 6%,但其增长速度却是最快的,年度同比增长 125%,是唯一一家增速超过100%的云厂商。

       


去年,谷歌云总收入已达 10 亿美元。


这位带领谷歌云走向正轨的传奇女性戴安·格林,不仅是科技领域难得的懂技术和商业的女性领导者,曾创立企业计算巨头 VMware,还曾是世界级的水手设计过船和石油钻塔,甚至在一家风浪板公司担任过工程师……


直到今天,她依旧在谱写自己的传奇故事。


- 1 -

与科技结缘

         

1955 年,戴安·格林出生于美国纽约的一个湖港城市罗切斯特。她的父母一位是老师,一位是工程师。


格林从小兴趣广泛,滑冰、捕蟹、航海是她童年最喜欢的活动。


19 岁时,格林曾策划组织了全美首届世界帆船锦标赛,并在自己 21 岁时获得了全美女子帆船锦标赛冠军。


这段经历让她知道,如何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下领导队伍赢得胜利。


在就读佛蒙特大学期间,格林一边读书,一边进行校园活动。在顺利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学位之余,还顺手和同学创办了佛蒙特大学女子冰球队。


1978 年,格林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设计海上石油钻井平台。但这份工作却不允许女性登船航海进入钻井平台参观。所以没过多久她就辞职了。


但格林从小向往大海。辞职之后,她曾在一家户外运动品牌的风浪板国际工程部工作,也曾在塞班岛附近寻找西班牙沉船上的宝藏。


这样的生活大约持续了近 10 年。


日复一日的生活,让格林感到日趋平淡。她想要进入新的领域,寻找新的挑战。


就这样,1988 年,33 岁的格林获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的硕士学位。


在伯克利,这位硅谷女王才算真正与科技结缘。


这期间,格林遇到了她的丈夫——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教授门德尔·罗森布拉姆。他们相识并结婚,一起学习研究计算机。


不同的兴趣和专业,让格林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再加上曾经「航海家」的经历,格林对于创业跃跃欲试。


她第一次创业时的频流媒体公司 Vxtreme,就是她在硅图公司负责互动电视项目时,发现用户有这方面的需求而创办的。后来这家公司在 1997 年以 7500 万美元的估值出售给微软。


1998 年,格林参与到丈夫的「虚拟化」项目中无偿工作了一年。


在当时,「虚拟化」还只是一个概念,但格林却敏锐的感觉到,服务器虚拟化将成为整个 IT 行业的颠覆性技术。她也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 VMware 联合创始人的重任。


IT 界有评论认为,没有 VMware,也就没有云计算。从这个角度来说,戴安·格林夫妇称得上是云计算的早期探索者。


- 2 -

缘尽 VMware


后来,VMware 两次寻求上市失败。无奈,2003 年,VMware 以 6.3 亿美元的价格被全球最大的企业存储厂商 EMC 收购。


2007 年,VMware 终于成功上市,戴安·格林算是走上了自己第一个人生巅峰。


可好景不长,2008 年,格林被 EMC CEO 乔·图斯开除。跟随格林的三位高管也纷纷辞职。


当天,VMware 股价应声暴跌 24%。


彼时有媒体分析认为,尽管 VMware 在 B 端市场取得了成功,但格林本人的领导能力却饱受质疑。


《财富》杂志曾经在 2007 年评价她「表达能力落后于她的技术头脑」。还有媒体认为她的领导风格「太谦卑」。


其实,格林做事公开透明,目标把握明确,非常在意表达与执行的一致性。也许这样的性格,使得格林和当时日渐膨胀的硅谷显得格格不入。


或许格林的外表和性格都给人一种沉稳工程师的感觉。对于惊涛骇浪的商场,很难让人信服她能够像 EMC 的领航者乔·图斯那样雷霆万钧,让 EMC 从风雨飘摇到持续两位数的业绩增长,在与 IBM 等对手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比如在招聘时候,她会劝说候选人:「如果你想 7 × 24 小时工作,你就去 Google;如果你有一些兴趣、家庭,或者在工作外做你想做的,你就来 VMware。」


然,除了领导方式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就是 EMC 和 VMware 这两个在存储和虚拟化领域举足轻重的玩家之间的博弈。


不过,EMC 最后也没有逃脱被收购的结局。2015 年,戴尔公司与其创始人、主席和 CEO 麦克尔·戴尔,与 MSD Partner 以及银湖资本一起收购了 EMC 公司,交易总额达 670 亿美元,成为当时科技史上最大并购案。


- 3 -

谷歌云重启


时间回到 2012 年。


当时,被亚马逊远远甩在身后的谷歌,正迫切寻求一位能够撑起云计算业务的顶尖人才。


而离开VMware后,格林开始尝试在创投领域寻求突破,投资创业公司,并且担任创业顾问,同样风生水起。


希望在云计算业务上扭转颓势的谷歌,向格林抛出橄榄枝。


在格林加入谷歌董事会之后,创办了一家云软件服务公司 Bebop。随后 2013 年,谷歌以 3.8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该公司,格林也算正式进入谷歌开展云计算业务。


不过,格林正式出任谷歌云 CEO,还是在谷歌架构重组的 2015 年。当年,谷歌公司更名为 Alphabet。


这次重组,让谷歌把核心业务与更具实验性的「其他业务」分拆开来,云计算业务开始在谷歌内部变得举足轻重。


不夸张的说,格林的加入,几乎重新改写了谷歌云的命运。


要知道在这之前,谷歌云平台只是其众多业务线中不起眼的一项。


而 2015 年时的 AWS,已经占据全球云市场 31% 的份额,比微软、Google、IBM 的总和还要多。


另外,当时谷歌针对企业服务领域,主推的还只是 Google For Work,包括企业应用套件 Google Apps、Chromebook 网络笔记本和其他诸多产品如视频会议服务等。


虽然谷歌负责云计算部门的数据中心,仅电脑安全专家就有 600 名,但实际业务推进却收效甚微。


在格林入职后的 7 个月内,她操刀对谷歌云计算业务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1. 招聘和组建富有经验的企业销售和客服团队。

  2. 设立 CTO 办公室,专门为大客户处理各种技术、设计或定制问题。

  3. 创立针对各个行业的部门,因为不同行业的需求是不同的。

  4.  制定推广计划,拉来更多的分销商入伍,让一些小的分销商面向小企业用户销售谷歌云服务,并提供客服支持。

  5.  创立 Global Alliance(全球联盟)计划,与全球大型企业进行合作。


随着格林大刀阔斧的改革,谷歌云对外、对内的沟通方式开始规范、统一起来,也总算是把谷歌云计算业务拉上正轨。


一年之后的 2016 年,「谷歌云」(Google Cloud)这个名字正式在谷歌消费者大会上亮相并启用。


这也预示着谷歌云追赶 AWS、Azure 的决心。


同年 11 月,世界人工智能顶级专家李飞飞加入谷歌,担任谷歌云人工智能机与器学习首席科学家(Chief Scientist, Cloud AI & ML)。

     

谷歌将「Cloud(云计算)」、「AI(人工智能)」、「ML(机器学习)」融合成了一个词:Cloud AI & ML。


不难看出,以技术驱动的谷歌,想要追赶亚马逊与微软,秘密武器依旧是技术。


这也是谷歌云最大的竞争力——给企业提供广泛的技术产品。


比如企业应用程序开发商可以利用谷歌 Maps、电脑视觉搜索引擎(支持谷歌照片服务 Google Photos 的技术)、天气数据和语言/翻译/语音识别技术,可以在谷歌日历、文档、电子表格和报告应用的基础上来开发各种应用程序。


在格林重新整合的组织架构中,开发商甚至能够利用支持谷歌广告或 YouTube、搜索或其他服务的技术。


「我们是唯一一家拥有所有这些科技产品的公共云服务公司。」格林曾向媒体自豪的表示。


2017 年,「Cloud」作为谷歌一个单独的部门位列其中。


- 4 -

焕然一新

       


如今,在企业级市场落地技术和服务的新战场上,戴安·格林对谷歌的重塑已经初见成效。


例如对亚马逊的虎口夺食,将音乐巨头 Spotify 和社交 Twitter 的后台从 AWS 转移到谷歌云上。


毕竟这些具有大量数据、高并发性的应用,如果谷歌云能够 hold 住,那么就基本能证明谷歌云的实力。


今年 2 月份,谷歌公布了 2017 年的营收状况。其中谷歌云季度营收已达 10 亿美元,年营收有望达 40 亿美元。


尽管从数字上来看,谷歌云还落后于亚马逊 AWS 在 2017 年的 175 亿美元,但与自身相比,谷歌云的增长速度已经要快很多了。


在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方面,谷歌云也与思科、Nutanix 和 Pivotal 签署合约。相比于 2016 年,现在谷歌云的生态伙伴团队规模已经是当时的 10 倍左右。


如今,谷歌云的产品线越发清晰,目前已覆盖计算、存储和数据库、网络、大数据、物联网、机器学习、身份验证与安全、管理工具、开发者工具等九大方面。


另外,格林还为谷歌云打造了一套完整的销售团队,并且创建出了与微软 Office365 抗衡的 Google Docs。


可以说,格林将谷歌云从碎片化的云服务,以工程师、企业家、投资人等不同的思维加以整合。让谷歌云从一列绿皮火车变成了高铁,以更快、更有凝聚力的势头迅猛增长


接下来,格林还将从这四方面继续为谷歌云加速前进添加燃料:

  1. 继续加强开源投入,定位于开放云;

  2. 巩固在人工智能、数据管理和高级应用工具方面的领先优势

  3. 寻求更优质的合作伙伴,投资销售和营销

  4. 持续投入前沿云应用,例如自动驾驶等能力


一切焕然一新。


值得一提的是,从 VMware 到谷歌云掌舵人,尽管头衔变了,不变的却是戴安·格林对于创新探索的追求。


在 2009 年到 2017 年期间,作为投资人的她投资的项目包括 Rockmelt、Cloudera、Unity Technology、CloudPhysics、Cumulus Networks、Clinkle、Xcalar 等。


曾经有人问她成功的秘密。格林给出的答案颇为值得玩味:


「我只做我想做的,我会寻找我觉得有趣的事情。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目标,你的第六感会告诉你,你所做的一切是否在朝这个目标前进。」


对了,格林在负责谷歌云时曾定下过一个小目标:到 2020 年,谷歌云要成为能够与广告业务比肩的收入来源。


虽然谷歌近 90% 的收入都来自广告,而且距离这个小目标仅剩 2 年,刚刚步入正轨的谷歌云要想实现它不免有些天方夜谭。但有这位硅谷女王在,谁知道谷歌云不会出现下一个传奇?


分享到

点赞(0)

说点什么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