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服态度】中国VC往事:巨头诞生的年代
张萌 张萌 2018-10-30

企服行业头条(微信:wwwqifu)10月30日报道

本文转自投中网   作者刘洋


u=2907314954,1729907195&fm=26&gp=0.jpg

四十年前,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向全国,四十年来,每一名中国公民都深切体会着这四十年来的巨大变化,中国奇迹在各行各业中都不断出现。从1985年首次出现风投概念至今,借着改革开放的凶猛发展势头,中国的VC、PE行业也上演了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大戏,他们的存在也让这四十年间发生的故事更加完整和精彩。除此之外,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产业资本加入游戏,让中国私募股权行业的格局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巨头

巨头的概念原本并不受公众追捧,甚至都不受公众熟知。

1978年的马云年仅14岁,彼时提到他时人们习惯性的想起他的父亲艺术家马来法,而马化腾那年也不过年仅7岁。他们在那年肯定意料不到自己未来会是叱咤风云的弄潮儿。

中国互联网诞生二十余年,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和马化腾的腾讯是实实在在经历了这二十年变化的公司。当然,由于投资了他们而被公众熟知的投资机构,也一并积累了巨额财富。

2011年以前,BAT还分别叫百度、阿里巴巴以及腾讯,他们分别是搜索、电商与社交领域的头部企业,但是这与形成巨头还相去甚远,至少在那个年代,没人会将他们的名字等同于整个行业。

2011年2月17日,互联网实验室在北京发布《互联网研究调查报告》,该报告中指出我国互联网产业已出现寡头垄断现象,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三家公司在其各自领域位居中国互联网垄断企业前三名。

2012年时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将三家公司的首字母组成了英文单词“BAT”,巨头将他让人艳羡的资本实力与产业协同能力首次展示给了普罗大众。2012年是一个充满了魔幻色彩的年份,这一年是玛雅文明预言中的世界末日,《2012》这部电影也在去全球席卷了7.59亿美元的票房,仿佛预言印证在了PE市场一样,这年是PE市场噩梦的开始。

由于2009年创业板新开,掀起了全面PE热潮,大量资本涌入了PE市场,造富神话成了投资的最终目的,2010年时309家公司成功IPO,这当中就有颇具代表意义的乐视。盛世之下必有危局。2012年时,一场突如其来的IPO停摆,让市场的热钱一下子失去了方向,PE不再热了。

PE的遇冷,却让天使投资和并购成了市场上的新宠儿,更出乎人意料的是,异军突起的BAT成了天使投资的重要退出渠道。上什么IPO呢,习得文武艺,卖给BAT。

2012年实在是一个精彩的年份,29岁的程维离开了阿里巴巴创立了滴滴打车,他的前同事王刚成了他的天使投资人,随后程维在中关村e世界租了一个很便宜的仓库作为办公室开始了自己的创业旅程。彼时的程维拿着新开发的产品给好友美团网创始人王兴看,被王兴鄙夷的说了一句:“垃圾。”那时创办美团刚刚两年的王兴正在经历中国互联网第一次烧钱大战——千团大战。程维曾说他很感激王兴骂醒了自己,并且还为滴滴提出了很多有意义的意见。

王兴和程维都是有野心的男人,他们的公司也都诞生在一个融资并不新鲜的年代,他们不用像前辈马云和马化腾那样曾因为一分钱差点难倒英雄汉,终归是幸运的。更有幸的是他们成了少有的同时接受了阿里与腾讯共同投资的互联网公司。BAT改写私募股权行业的历史从那一刻就开始了。

战火

战火最早是在团购网上打响的。作为国内互联网发展至今最具代表性的战役,团购大战是一场电商新模式风口之下,有关成王败寇的混战。阿里、腾讯、百度无一例外都卷入其中。

1265.jpg

2010年时,团购网站尚且有几十名玩家,到了2011年上半年,多达5300多家同类网站上线,其背后是资本市场的热捧和产业资本扶植。2011年美团B轮融资时,阿里巴巴入局;同年美国团购鼻祖Groupon与腾讯公司按照50%对50%的股份合资组成高朋网。阿里和腾讯在一级市场的碰撞自此开始。

产业资本的玩法是投资机构最习以为常的一种——烧钱,只是财务投资人没想到是,他们会那么烧钱。高朋进入中国后,即用高出业内数倍的薪酬挖各大竞争对手的墙角,重金砸到了广告上,没等上线就已拥有了超过10万名注册用户。投资机构已经等了太久了,在眼睁睁看着阿里和腾讯以及京东这样的公司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团购也成了机构们追捧的最有机会孵化互联网第四级的新风口。烧吧,钱这种东西,欠的多了也就睡得着了,烧的多了,也就不觉得心疼了。

但是跑的快和跑的远毕竟是两码事,阿里和腾讯是不怕烧钱的,他们不存在LP的压力,但是机构则不同了,LP的钱也不是白来的,总不能年会继续和LP争吵,说对方不懂投资。2011年10月,拉手CEO吴波向SEC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募资1亿美元。一个月后,因会计问题暂停IPO。

拉手撑不住了,这个消息在市场上直接点燃了恐惧的情绪,只要是背后没有BAT级别的产业投资人,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有机会看到上市那天,拉手上市失败意味着想靠AT以外的上市公司进行产业整合型收购的希望破灭。机构开始退场,创业者也把自己的领英从某团购网站CEO变为了连续创业者。

但是A和T以及宣布要all in O2O的百度之间的三国大战才刚刚开始,站在阿里身边的美团与站在腾讯身边的大众点评,以及依靠收购成为行业第三的百度糯米,是最有机会活下去的玩家。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希望可以与巨头互为策略,但是团购大战的出现告诉了财务投资人,产业投资人才是制定策略的人,玩不玩是你的事。这个过程中,既有选择放弃参加游戏的机构,也有坚定陪玩的机构。陪玩还能赚大钱的代表当属独角兽捕手朱啸虎。

很多人都知道朱啸虎发掘了滴滴、饿了么、ofo,但是在千团大战中,率先IPO失利的拉手网也是朱啸虎的项目,京东也是在他眼前溜走的大鱼。这个投资游戏中,朱啸虎前期陪跑后期陪玩,终归是摸到了巨头的身形,这个巨头既包括未来成长起来的独角兽,也包括阿里和腾讯两个baba。

作为滴滴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一路见证了程维和滴滴的成长壮大,也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界前无古人,也许也会后无来者的烧钱大战,朱啸虎也因捕捉了滴滴而成名。彼时的滴滴,像极了当年的OICQ,当初拒绝收购腾讯的张朝阳说:“你这东西,我找几个大学生也能做,不值500万”,滴滴就值500万吗,那也未必,毕竟当初拒绝程维的投资邀约的机构不在少数。

阿里系出身的程维先是拿到了王刚的融资,半年之后才有的金沙江300万美元的融资,这要拿到共享单车烧钱的阶段,程维的项目早就胎死腹中了。朱啸虎是投资新贵,没有老牌投资的身段,为投资项目摇旗呐喊也是不遗余力,但是滴滴毕竟是一个后入场的玩家,先发优势在互联网战争中举足轻重。勤能补拙,瑕不掩瑜的道理在互联网时代依旧有用,既然没办法占有先发优势,那么山头一定要站对。

朱啸虎极力促成了滴滴接受腾讯的投资,据说当时为了能够投资滴滴,马化腾专程请程维吃饭,以消除后者因自己是阿里身份所造成的桎梏。站在了腾讯身边让滴滴有了玩下去的资本。在腾讯宣布注资滴滴的同一天,阿里巴巴投资快的的消息也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中。

出行这条赛道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想要入场的玩家必须抱团取暖,单打独斗者连步入1.0的机会都没有,如同千团大战一样,只是这一次烧钱的程度比之前更大。朱啸虎在这场大战后曾说:“。我做过一个对比,美国打第一次海湾战争才花了120亿美金,现在互联网企业的融资可以和一场局部战争的花费进行对比,这是史无前例的。”连续的烧钱攻势是只会让两边阵营都倦怠不已,烧钱的最终解决也变成了合并,美团如是,滴滴如是。

2014年,阿里巴巴以创纪录的250亿美元IPO在美国上市。以阿里巴巴与腾讯为代表的产业投资人,开始了以世界为背景,用中国做出发点的资本博弈,私募股权行业,也在这个时候迎来巨变,而这一切都发生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巨浪之下。

2012年真是一个充满梦幻的年份,它见证了巨头的崛起,也迎来了未来巨头的诞生。

分享到

点赞(0)

说点什么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