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B 早期投资方法论
钛资本 钛资本 2019-04-28

640.jpg


来源/ 钛资本

编辑/  jenny


2018年,在资本寒冬中,企业服务创业迎来了一波小高潮。根据亿欧智库对2018年1-9月新增企业数量统计,企业服务领域新增的企业最多,达到241家,其次是金融领域达到217家,第三是生活服务领域但仅有114家;而从投资频次看,2018年1-9月的企业服务领域投资频次高达1652次,第二位的医疗健康则锐减至904次。可以说,无论是创业公司数量还是投资频次,企业服务都遥遥领先于其它领域。

 

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几年,企业服务将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将有大量的投资机会和优质投资标的出现。AA投资创始合伙人兼CEO王浩泽分享了企业服务的早期投资方法论。王浩泽自己创过业也做过FA,现在专注于投资。2013年,王浩泽通过分析近五年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发现在美国已经有很多SaaS、企业服务类企业上市,而在国内还属于空白,于是决定进入该领域的天使投资市场。从个人投资开始到管理基金,AA投资管理的一期、二期基金保持了75%左右的IRR。

 

王浩泽认为,投资是认知的变现,只有当投资者的观点和行业内人士的观点不一样、投资方法有差异化的时候,才有机会取得成功。


 01

整体经济趋缓,企业服务崛起


最近,国内的腾讯、阿里等大型互联网公司都开始谈产业互联网和企业服务,有几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一是新商业模式消亡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基本得到满足;


二是互联网红利正在消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增量不会更高,而同时劳动力人口正在快速减少,全国有80后2.2亿人、90后1.8亿人、00后1.4亿人,也就是每十年时间,核心劳动力人口将削减10%到20%;


三是由于中美贸易战等因素,中国经济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而从信用卡到P2P再到房价的上涨,消费能力也被透支。未来十到二十年,如果国家依然要保持较好的增长率和中美两极,一定要进入到精细化管理时代。精细化管理需要用软件、人工智能等技术来提高整个国家、社会和企业的运行效率,其中产生了大量企业服务的需求。


从新兴的科创板、政府引导基金也可以看出,国家目前对科技创新、企业服务是非常支持和扶持的态度,完全不同于过去的互联网时代。

 

 02

以SaaS为主的企业服务

投资正当时


2013年,王浩泽决定投企业服务时,除了看到中美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还思考了在中国到底有没有土壤能够让企业服务变得更好。


美国第一家商用云计算公司Loud cloud创立于1999年,创始人后来把公司卖给了HP,出来做了一个基金就是著名的A16Z(注:Andreessen Horowit基金)。国内阿里云创立于2009年,到了2013年的时候,国内的创业公司开始初步接受了云计算,但是中大型公司还在逐步接受的过程中。客户只有充分的接受了云计算,才会逐渐接受SaaS,才会把数据放到更小规模的SaaS公司上。SaaS是数量更多、整体规模更大的企业群体,而企业对于SaaS应用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

 

人力成本的上升对于企业服务来说也是利好。人力成本上升,倒逼企业采用新技术替代人工。此外,之前很多公司内部使用的无论是IaaS还是SaaS,都会采用定制化开发,但是现在定制化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经济了,尤其是IT人工成本上升得比其它人工成本更高。

 

竞争的白热化、GDP放缓,对企业服务来说,不是一件坏事。生存环境恶化,使得企业不得不专注于核心业务,并积极采纳新技术以增强企业的竞争力。


另外,“去IOE”、安全软件国产化、数据安全控制要求等,给了国内很多小企业跟外企同台竞争的机会。

 

同时, 按照“一万小时定律”,2013年前后国内创业者开始成熟。IT类外企集中进入中国的时间基本是在2000年前后,在中国建立研发中心集中在2003年到2005年。经过十年的时间,确实也给中国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真正做过上一代产品的人,才会思考是否有机会做下一代更先进的产品。2013年前后是这批人出来创业的好时机,也是投资他们的好时机。

 

 02

企业服务投资的方向

 

企业服务分三个大方向:B2B交易、科技类企业服务、偏人工的企业服务。其中,AA投资更关注的是科技类企业服务,包括SaaS、安全、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云计算等等。从AA投资角度,最关注的:

第一是信息化,帮助企业获取更多业务决策信息,其中最基础的是ERP;

第二是移动化,智能手机普及带来更方便的办公变革;

第三是速度化,无论是IT运行还是企业运营决策,速度化运营意味着领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