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服态度】云启资本陈昱:百亿美金数据库市场是蓝海,技术投资正回归商业本质
张萌 张萌 2018-10-12

企服行业头条(微信ID:wwwqifu)10月12日消息

本文转自亿欧,作者杨晓鹤



微信图片_20181012095206.jpg

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


近年来国内资本市场的关注方向,正朝向AI、大数据、云计算等B端新技术的落地应用,价值投资正在回归商业正轨。


在此背景下,成立于2014年的云启资本,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因为准确命中了找钢网、找油网等企业而声名鹊起;在技术型产品领域,近年来云启资本投资了PingCAP、智齿科技、TigerGraph等受到市场关注的创新型企业,也体现了这家投资机构的独到眼光。


近期亿欧采访了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从2014年8月加入云启资本的陈昱,已经主导投资了PingCAP、TigerGraph、Roadstar.ai、骞云科技等一系列项目。陈昱曾在Google任职技术岗位,后来创业(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做CTO,近些年重点关注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等领域。


作为一位技术型投资人,陈昱喜好在即将兴起的商业浪潮中,选择合适的时机出手项目。比如在自动驾驶的万亿市场中,云启资本在2017年投资了Roadstar.ai;在新型云数据库将要升级传统IT基础设施时,云启资本在2016年投资了PingCAP;在智能客服能够相当程度代替人工时,在今年投资了智齿科技。


抓住技术创新在普适商业场景中发挥实际价值,是云启资本很看重的投资逻辑。这方面理念尤其体现在云启资本长期关注的数据库领域,统计数据显示长期以来数据库系统(DBMS)的市场规模在软件行业里一直是最大的:在2017年的总市场规模达到368亿美元,相对于2016年有超过8%的增长。


然而在最近几年,传统的5家商业数据库厂商Oracle、微软、IBM、SAP、Teradata总市场份额却在持续下滑,从2011年的91%下降到2016年的86.9%。造成这种情况是一波新型数据库企业正在兴起颠覆旧有格局,而幸运的是云启资本投资了国内、硅谷的PingCAP、TigerGraph、Zilliz等数据库企业。


尽管To B企业的发展规律是成长慢,打磨产品、拓展用户都需要很长的时间。“从A轮到上市至少需要7年时间”,陈昱认为虽然国内企业通过上市退出会比较漫长,但是云启资本会坚持投资下去 。


目前云启资本拥有2支美元和2支人民币基金。在陈昱看来, 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因为存续期和LP成熟度的差异,投资风格不太一样。美元基金更愿意赌颠覆式的创新,人民币基金偏好商业模式成熟有收入的企业,轮次也会靠后一些。



亿欧:您主导投资完成了PingCAP、TigerGraph、Roadstar.ai、骞云科技等项目,云启资本在投资企业服务时偏好哪些领域,投资企业服务的逻辑是看赛道还是看技术?


陈昱:从过往投资的项目,可以看出我比较关注数据库、私有云、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应用四大领域。为何选择这四大领域,也是因为我们每半年要做商业梳理,会挑选出一些大的赛道,然后再去挑细分领域里面有特色的企业。比如说自动驾驶的话,这就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存在颠覆式的机会;像数据库,因为数据库是计算机软件系统里面最基础的组成部分,大家对于性能和容量的追求也都是无止境的。这些都是我们看好的大赛道。


大赛道选好以后,我们会对赛道里的细分领域进行分析,按图索骥去寻找标的。以数据库为例,数据库可以分为关系型数据库和非关系型数据库。非关系型数据库包括图数据库、文档数据库、KV数据库等。


在非关系型数据库中,我们认为图数据库是一个当时被低估,但是有很大应用前景的领域。图数据库在社交推荐、金融反欺诈、知识图谱等需要寻找事物之间隐含联系的应用上比传统的关系型数据库更加高效。


关系型数据库按照应用场景分为交易型数据库(OLTP)和分析型数据库(OLAP)。偏交易的场景我们投资了PingCAP,分析型场景我们投了Zilliz。


亿欧:像云启在投资PingCAP时是在A轮时候进入Roadstar.ai是第一轮机构领投者,您如何在行业大潮中寻找投资的Timing?


陈昱:我们在梳理机会时,确实会问自己Why now?就是说为什么是现在投资这家企业?近年来,企业的数据处于指数增长的时期,但市场上一直没有特别好的解决方案,直到2012年Google发了两篇划时代的论文,一篇是Spanner(OSDI),一篇是F1(SIGMOD),这两篇论文的发布预示着构造一个分布式数据库去处理大容量数据已经变的可能。商业需求和技术成熟度使我判断投资分布式数据库的时点到了,机缘巧合下碰到了PingCAP这么一个标的,很快做出了投资决策。


亿欧:我们看到新型数据库都是支持云化的,另外您投资的Zilliz数据库也是智能化的,如何看待新型数据库的发展趋势?


第一是云化,数据库在云计算的环境下提供服务。云数据库具有高性能、高可用性、免运维等特点,而且它改变了数据库传统的商业模式。用户不再支付许可证费用,而是按照用量来付费,非常灵活;


第二是自治化,就相当于说是智能数据库能够自我管理,自我调整性能,承担很多枯燥的诊断和管理工作;


第三是分布式,以前数据库大多是单机,现在分布式技术发展起来了,多台机器联合来存储和处理数据,无论是容量和性能都得到很大的提升,而且像银行领域的“两地三中心”也需要分布式技术来实现;


第四是软硬结合,一些新的硬件技术像GPU、NVM(non-volatile memory,非易失性存储器)结合针对性算法能极大提高数据库的性能;


最后是机器学习在数据库中的应用,去年Google提出来的Learned Index,采用了机器学习模型代替传统的索引结构,既提高了访问速度,也节省了内存占用。


亿欧:我们看到阿里云有开源和闭源两条数据库线,云启投资的时候有关于开闭源的偏好吗?


陈昱:开源和闭源都是商业模式的选择,其实开源的项目产品化程度也很高,不是轻易可以抄袭的。而且开源不代表就是免费,开源改变了过去卖软件模式,很多基于开源项目是采用卖企业套件+技术支持的商业模式。当然开源还有其他好处:


第一,推广成本低,大家随时都可以拿来用;第二,能调度整个社区帮你去做测试和完善产品,大大加速产品研发进程。


闭源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数据库是一个需要时间考验的东西,如果没有社区帮你测,全部靠团队和少量客户测的话,你的稳定性其实得打个问号。


PingCAP的开源项目TiDB


亿欧:我们看到PingCAP要进军海外,TigerGraph要进军国内市场,你怎么看数据库企业的跨国拓展业务现象?


陈昱:技术项目最吸引人的一个地方,就是没有国界,因为国外用数据库和国内用数据库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这点和SaaS产品不太一样,SaaS是要切合用户,比如说中国的使用习惯和国外用户习惯是不一样的。数据库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大家同样的在用SQL存取数据,本质上没有区别,同样的软件和商业模式的话,国外的收费是国内的好几倍,容易做营收和做利润。


亿欧:物联网时序数据库、区块链数据库几类新数据库您看好吗?高性能存储到底需不需要区块链技术?


陈昱:我是觉得时序数据库虽然在物联网场景下会有蛮多应用的,还会在系统内部运维也常运用。


但是第一我们依然觉得这块市场相对小了点,主要原因是物联网市场现在还没有起来。第二个是技术门槛相对低,市面上有很多开源时序数据库产品可以选择,导致大家付费意愿较低。


关于区块链技术在企业服务里面的应用,我认为区块链解决的不是高性能存储的问题,区块链数据库是难以实现每秒百万级交易的速度。它解决的是特定的一个问题,比如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实现的是不可篡改的去中心化存储。


亿欧:您觉得国内数据库大概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PingCAP等新型数据库企业最终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陈昱:数据库是属于基础创新领域,需要具有国际领先性才能具有商业化的未来,国内正处于其起步阶段。我们期待PingCAP未来几年能打磨好其产品,在2020年左右开始做大规模的商业化,最终能够达到海外上市的规模,这是我们对它的一个期许。MongoDB是个很好的对标,约1.5亿美元收入,40亿美元市值。但PingCAP所在的关系型数据库市场比MongoDB更大,成为下一个Oracle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亿欧:就是私有云这块,你怎么看它的市场趋势和当下的一个投资逻辑。


陈昱:私有云来说的话,也是说中国的一个国情,就是说大家拥抱公有云的速度其实没有美国那么快。这里面有很多是使用习惯的一个问题,比如说迁移数据并不是首选上云;第二个老实话说,当你在小规模使用公有云的时候,成本的确低,但是如果大规模使用公有云的时候,成本其实会比你自己搭建更加高。 所以说私有云机会永远存在,只是说这个机会具体在哪。


亿欧:自动驾驶也是巨头重点关注的领域,云启资本投资这块市场有什么差异化吗?


陈昱:我主要是投自动驾驶的落地场景,我们认为自动驾驶有三个大的落地场景:乘用车(包括无人出租)、干线物流、末梢物流。我们在乘用车领域布局了Roadstar.ai,它是中国这个领域的技术引领者。干线和末梢物流我们是目前我们重点关注的方向,其他更小的垂直场景如扫地车我们暂时不会涉足。

分享到

点赞(0)

说点什么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