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服干货】拉勾创始人许单单:互联网下半场,人力资源管理是火车头
李晓松 李晓松 2018-07-25

7月20日,拉勾主办中国互联网人才官领袖峰会。101位来自京东、头条、华为等顶级互联网公司人力高管出席。

拉勾创始人许单单会中做了精彩分享,以下文字整理自演讲实录

。。.jpeg

大家好,拉勾拥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人才数据,今天我和大家分享一下:从拉勾大数据,看互联网行业的前五年和后五年的变化。

五年时间,互联网行业发生了非常大的变革。尤其是今年年初,大家开始提上半场和下半场的概念。

上半场与下半场,最核心的差异是流量。本质是互联网的新增流量没有了,整个经济、商业都随之改变。

下面我从上下半场的核心关键词说起。

互联网上半场

现象一 创业公司大肆招人

在13、14年,创业公司招人超级疯狂。当时的新闻,一大批都是创业公司招人的信息。

2011年,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一共不到40家,超过10亿美金的只有七八家。但是今天,上市公司动不动就上百亿的市值。

互联网最大的特征在于层出不穷的创业公司,小公司融资方便,容易上市。所以人才愿意从大公司流向小公司。中国360行,只有互联网行业具备这个特征。

这导致互联网行业的人才是大公司往小公司流,小公司也往大公司流,整个行业流动频繁。拉勾上的数据显示,互联网的人平均18个月就换一次工作。

这是互联网行业独有的特征,其他行业没有。这也是拉勾能在互联网公司成功的原因:

第一,互联网行业体量大。

第二,互联网行业小公司也是好公司。

现象二 80后成人才主力军

近一段时间我们研究80后和90后有什么特征。在互联网上半场,80后是职场的主力。

我是一个85前的人,那一代骨子里面有艰苦奋斗的精神。对于80后,如果一个公司当时不好,你说这个职位做几年前景很好,他就愿意忍受一个不好的环境或者领导。只要对他的成长有帮助,80后会为此隐忍所有东西。

90后相比80后,一样追求成长,但是不会隐忍,更会追求个性的成长。

现象三 全民创业的狂欢节

中国的创业潮从2013年开始,当时只是互联网圈的创业,真正的全民创业是2015年。总理在当年5月份,去3W咖啡馆喝了一杯咖啡,掀起了大众创业浪潮。

3W咖啡被称为创业圣地,以至于后面咖啡馆成为了一个景点。很多创业者在楼下堵着我,如果我不见,就说我架子大,那时候我自己挺头疼。当时两年超级疯狂的融资,那时候的融资信息手机拉两三屏都拉不完。

现象四 市场驱动业务发展

滴滴、美团、今日头条这些在近几年成长起来的公司。本质上都是市场驱动的,或者说是红利驱动、营销驱动。

虽然滴滴、拉勾这种公司发展很快,但大家都是一些商业模式的创新。当时网民快速增长,智能手机快速增长,恰好顺应了这个潮流。

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管理效应,互联网公司管理都不好。前四五年,中国都是向市场要效益,说不上向管理要效益。

回顾这些公司这么多年的发展,大家是靠商业模式的变革、融资、市场做大的。现在胜出的公司没有谁是因为管理好、技术好成功的。

互联网下半场

公司的发展分三阶段,市场驱动、领导力驱动、技术创新驱动。站在今天往前看,之前都是市场驱动。

但是到了下半场,红利消失,市场驱动已经走不通了,包括国家提的供给侧改革也是一样的意思。企业供给侧改革,说白了就是要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国家提供给侧改革已经一两年,互联网公司现在才刚刚开始。

当蛋糕不再变大的时候,就是你死我亡的时候,真枪实弹的竞争,这将会考核公司内力。

现象一 流量红利期结束,超级用户崛起

下半场流量红利结束,公司要找超级用户。超级用户是罗振宇去年提到的词。

比如得到APP,它的用户数比一个大的互联网公司人数少的多,但是它的用户大部分都是付费的超级用户,每个人付199。所以它成了估值很高的公司。

同样,拉勾的超级用户是有三四年以上工作经验,尤其是程序员和产品经理。所以我们内部有100多人的职业顾问,专门为这些人服务。

当用户的总量不再增长的时候,必须向内挖掘,让一部分超级用户浮现出来,给他们提供特殊的服务,在他的身上赚取足够多的利润。

超级用户,是互联网下半场大的核心概念。

现象2 90后成为人才主力军

很难想象,现在85前的人被已经称为油腻青年了,在公司有人都管我叫叔叔。

现在在职场上很难见到35岁以上的人。传统大公司还好一点,如果是互联网公司,你会看到整个都是90后员工。

90后的特征是不能隐忍,个性要求太多。

90后要找的是看对眼的公司。从拉勾的数据看,凡是上传照片很活跃的公司,就会收到很多简历。

而且90后对工资的要求比80后低,他们对和领导匹不匹配等方面比较在乎。 

现象3 产品技术驱动业务发展

前面是市场驱动,下一步就是领导力驱动和创新驱动。

说一个小插曲,最开始滴滴在3W咖啡附近办公。他们刚开始和快的补贴大战,流量几十倍暴增。

当时滴滴自己的技术支撑不了,腾讯派了一个20多人的团队帮滴滴做高并发。我们把3W咖啡大会议室腾出来,给他们24小时办公。所以说补贴大战的战场其实是在3W会议室。 

直到他们融资以后,程维把所有精力都花在技术和产品上,他找了非常多的牛人,比如当时百度产品副总裁俞军。

滴滴刚出来的时候,产品并不比其他打车软件好用,胜出只是因为它其他方面做得好。

但是到了今天,你的产品必须要好。所以这是要向内部要效益,必须在技术、创新、产品上深入。

现象4 创业不减,互联网不再是行业

好多人觉得最近一年创业没有15年、16年疯狂,这背后并不是创业的人少了,而是靠谱的创业者多了。

15、16年,创业潮异常火爆。当时最火的创业故事就是屌丝逆袭,如果创始人是大公司高管出身,合伙人也都是BAT背景,这种题材就一点也不受欢迎,但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创业主力。

从这一角度来看, 2015年是一个畸形创业的时代,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创业者。

另外,近一年多以来,很多传统巨头公司也开始互联网化转型。去年,拉勾的猎头业务刚上线时,只有10%的客户是传统企业,大部分的客户还是腾讯、爱奇艺等公司。

但今年超过30%以上的客户,变成了万科、链家等传统巨头公司,这是整个行业的趋势,也预示着下半场人才争夺更加激烈。 

现象五 人力资源成为火车头

之前融资是企业发展火车头,今年人力资源是火头车。这个趋势会持续五年、十年。

红利没有了,到了向内部要效益的时候,内部最大的效益是公司效率,关键就是人的事。

在5年之前,能挣百万年薪我们就感觉职场成功了。但是今天随便一个五年左右的算法工程师,没有百万年薪碰都碰不着。

稍微优秀一点的人,百万年薪也不够用。但如果你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技术驱动力就不够。

招人,留人、育人,这些能力今天史无前例的重要。 

在拉勾的维度,我们给公司最核心的建议是快。

快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公司发展比以前快。今天红利期消退,蛋糕不增长了,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公司发展一定要快。

第二,公司的招人决策要快。市面上还不错的候选人,稍微晚给几天offer,马上就会被别人抢走。一个人从决定离职到拿到offer,也就是10天时间。

2018年是互联网行业的转折点,之前企业最重要的是营销,之后企业最重要是效率。

我们以前尝试过做其他行业,后来发现不合适。之后才发现,原来互联网+趋势如此迅猛。

拉勾不经意间,在互联网垂直招聘领域做到了遥遥领先。

  • 中国将近70%的产品经理和程序员都在用拉勾。

  • 中国60%的B轮以上的互联网公司,一半以上的互联网人才来自拉勾。

  • 马蜂窝、荔枝等60%产研团队来自拉勾。

未来我们决定深挖这个领域,把垂直领域做到最专业。继续在互联网人才领域做最好的服务。

-END-

拉勾主办的中国互联网人才官领袖峰会,现场还邀请到了7位行业顶级嘉宾Talk Show。百余位人才官们走上红毯秀,幕后英雄走到前台。

戳此查看大咖分享实录(7位大咖,持续更新ing)

乐创文娱HRVP:如何带领组织穿越至暗时刻

分享到

点赞(3)

说点什么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