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服态度】夹缝求生的办公SaaS
LTT 企服头条记者 2018-11-30


企服行业头条(微信:wwwqifu)11月30日报道


2015年前后,钉钉、企业微信的发布,总算把移动办公SaaS的场子给热了起来,带来行业高光的同时,也加深了背后的阴影。


近几年,以金蝶、用友为代表的企业级软件厂商,守着过去二十多年攻下的中大型客户城池,想要在移动办公SaaS的新战场上圈地,可惜总是水土不服;另一端以巨头为首的「超级新物种」携流量之势以令诸侯,但是又难免虚张声势,后续无粮。


而今年办公SaaS战场似乎更显剑拔弩张:钉钉战略投资蓝凌;企业微信宣布加强和泛微合作;已经被腾讯投资的Teambition,也貌似先放出将被阿里收购的烟雾弹,来抬高自己的身价。


神仙打架,难免「小鬼遭殃」。很多中小型办公SaaS企业在投资愈冷的大环境中「人走茶凉」。勉强撑到今天的创业者,都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


资本退潮后,考验的就是创始人的应变与抉择,这也是一种博弈。传统软件厂商和互联网企业之间开始握手言和,上演「情深深雨蒙蒙;小而美的办公SaaS项目似乎也认命了,早晚都是被收购,还不如早点迈出那一步。


毕竟,在ToB行业,剩者为王。


- 1 -

移动办公战场上的新规则



办公SaaS的概念在2002年就开始兴起。八百客和X-tools把传统PC的CRM拿到Web上,算是第一代云CRM。


由于当时云计算在技术安全等方面尚未成熟,企业对这一舶来品一时也并不认可与接受。所以SaaS市场化进行的相当缓慢,不得不草草收场。


到了2013年,移动互联网开始爆发。办公SaaS在新的场景下焕发新机,也有了新的衡量规则——用户体验为王。这在今天被奉为产品设计圭臬的词,在10年前仍然是个很少有公司知道的概念。


由电子科大毕业的沈学良在2008年成立彩程设计,算是国内较早一批做用户体验设计外包的公司。


当时,亚信的四川、辽宁、北京 10086 网上营业厅,还有客服系统、网管系统,以及亚信海外的一个计费系统,都是在彩程设计的帮助下重新设计的。


因为这样的经历,让沈学良的团队积累了很多产品上的经验,特别是怎么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的思考方式。


后来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互联网企业渐渐开始聘请自己的产品经理和设计师。沈学良驾驶的小船开进了峡谷里。


2011年左右,沈学良的团队给客户做过两款团队协作工具产品,Teamcola 和 Designboard,使用效果还不错。后来他们干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2012年下半年发布了一款协作软件Tower,随后一个月就拿到了红杉的投资。


彼时较早的一款协作办公产品是明道,比Tower早1年上线。纷享销客也是比较早进入办公SaaS,只不过最开始叫纷享网络,是明道的竞品。后来做了1年发现干不过便直接转型做CRM。


而同期的传统软件厂商们,也早就嗅到了移动办公的商机。


像用友、金蝶都在探讨,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下一代ERP到底长什么样?这类的话题。


移动市场爆发前夕,还在金蝶ERP部门的宋凯凭着对移动互联网是未来趋势的信念,硬着头皮、铆足干劲地开发了将近70款移动办公应用,但几乎全军覆没。


「如何使用、运营这些移动应用都是很痛苦的事情。」宋凯回忆道。


2012年,金蝶微博品牌正式升级为云之家,成为金蝶在移动办公市场的一张王牌。宋凯现任云之家副总裁职位。


当时传统软件厂商对用户体验并不太关注,还在以管理软件的思路去做移动产品,结果总是不如人意。


比如在OA领域仅此一家干到上市的泛微,在今年4月份才正式推出历时7年研发的SaaS产品eteams


移动化时代个体崛起,巨型组织开始崩塌,小团队作战成为常规。企业的管理体系发生了很大的变革,办公工具的使用者成为主要客户,而不仅仅是管理层面的事。这倒逼着软件厂商和互联网公司开始注重用户体验,也由此办公SaaS开始百花齐放。


- 2 -

巨头入场带来的喜和忧



从2013年到2014年,我们其实都还是在尝试中。当时不管是同事还是客户都会这样问我们,『你们做的是个什么东西?


在宋凯看来,直到钉钉在2014年底发布之后,他才感觉好一点。


但是,国内的哪家创业公司不怕巨头入场?


Tower和蓝凌、红圈等公司算是第一批入住钉钉平台的ISV。


钉钉带来的流量还是很大的。沈学良说,「但当时钉钉还要求我们把服务器搬到阿里云上,这对ISV来说,是一家极度抗拒的事情,合作就意味着把所有数据交出去。


后来在2016年企业微信推出后,钉钉强势要求ISV签署「卖身契,只能跟钉钉合作,不能跟其他平台合作。


手握流量是钉钉和ISV谈判的本钱。但这样垄断的做法让ISV非常没有安全感。随后Tower、红圈等厂商开始逃离钉钉。


从这个角度来看,企业微信平台型商业模式做的相对要舒服一些。第三方靠自己产品的实力去获取客户,微信也不会去做ISV做的事情。


「腾讯是一个长跑选手,在商业价值观上会坚持地更好一些,不会急功近利地去做一些事情。」沈学良这样评价钉钉和企业微信的区别。


云之家也做生态,但是在云之家、钉钉、企业微信上演的生态“三国杀”中,宋凯承认云之家的生态并不占什么优势。


一是做生态需要漫长的投入,二是虽然我们有很多中大型的客户,但是小SaaS的服务能力总是跟不上,比如合作的需求不能快速反应解决,还有SaaS公司有可能今天是一个方向,明天就变了。这对于金蝶已有的中大型企业来说,其实是一种伤害。后来云之家只好找在某个领域有一定能力的厂商进行合作。


从声量和背景来看,国内几乎没有哪家公司能够与钉钉和企业微信抗衡。尤其是用C端的产品打法做B端的事情,几乎是断了小SaaS们的活路。


像徐少春跟王石划一次船就能请到他为云之家代言;马云豪掷10亿人民币交给无招去做补贴这样的事情。这些在小SaaS眼中,是想都不敢想,就算想也做不出的事情。


王石为云之家代言的广告海报


当时罗旭以为纷享销客也能够靠类似的路子,在与钉钉的正面硬拼中杀出一条血路,但最后换来的却是18个月的沉寂。


曾经历了纷享销客那段激进时期的王嘉伟告诉笔者,在2015年10月入职纷享销客之后,他们就开始加大推广,买了几十万条企业名录,不停地去刷电话、线下拜访。


有时候我们约了一个客户拜访完之后,直接会把所在的整栋楼刷一遍。 王嘉伟回忆说,「当时签单之后,还得监督客户把它给用起来。每天全国2000多销售在后台刷战报,平均每天都有二三十单。


到了2016年8月份,纷享销客大裁员,也进入战略调整时期。「当时感觉就是人心浮动,很多同事刚入职没两天就走了。


今年年初,王嘉伟主动提出离职。结果当天下午,泛微就给他打了电话。现在王嘉伟负责泛微SaaS产品eteams在北京市场的销售。


当时已经在钉钉上获得流量的Tower也并不活得滋润,2015年时也面临着困境:到底该怎么盈利?Tower在国内协同办公领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却一直找不到盈利的模式。


沈学良看到,既然Tower的天花板就是不超过10亿的市场,收费又担心会损失客户,不能持续自增长,那就换个方向,转向HR SaaS领域。


财务、HR、营销是企业职能部门的三大刚需,只是现在还没有多少创业公司能把它们做好。」沈学良说。


当时做的针对中大型客户的「知人」,除基础人事管理功能以外,还包含候选人管理、电子合同签署、第三方服务对接等,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投入了将近1000万,还是成效不大。


一方面我们不太擅长这个事情,另外在HR领域做效率工具其实是个伪需求,有些用Excel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不愿意去用其他的工具。真正有价值的是招聘流程管理。所以我们后来又做了『智人』,一款针对小微企业客户人事管理工具。


对于Tower这款产品,去年才看到新的转机。国内SaaS靠免费策略基本上死伤无数,留下的SaaS厂商开始纷纷转向收费。


SaaS这个概念基本上已经在市场上传播地很透了,大家也慢慢接受SaaS付费的方式。从去年7月份尝试付费策略之后,Tower至今基本上能够维持收支平衡。


- 3 - 

办公SaaS重新洗牌?


「在2010年左右做企业服务,是越做越郁闷。很多同事纷纷跳槽到互联网企业。因为他们觉得,做企业服务没有互联网性感。」云之家副总裁宋凯向笔者吐槽。


但是没想到短短几年间,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涉足企业服务领域。办公SaaS也进入了资源整合的下半场。


  • 今年年初,金蝶战略投资分享销客,几乎停掉自己的CRM业务去跟纷享销客做整合;

  • 今年中旬,泛微和企业微信达成合作,双方计划共推合作伙伴发展:实现两亿齐飞、共同普及移动办公;

  • 九月,钉钉宣布战略投资蓝凌,要重组一家公司发布新的办公产品;

  • 上周,金蝶宣布战略投资薪人薪事,布局HR云服务......


尤其今年10月,腾讯宣布组织调整,「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华丽转身投入ToB行业,掀起了企业服务领域的新高潮。


互联网公司和传统软件厂商的合纵连横,主要是基于移动市场的圈地运动几乎已经触及到了天花板。要想突破实现盈利只能转向中大客户市场,做整体的解决方案。


钉钉和企业微信虽然数据差距还很大,但是钉钉的增长率已经跟不上了,会在流量、应用、生态上焦虑。一旦犯错,就有可能被干掉。其他小SaaS的天花板也就是钉钉和微信。」沈学良说。


Tower在面对市场战队的选择时,沈学良很清楚地知道,合作比单打独斗强,也能够较好实现自增长模式,但不能走重销售路线。他认为,一旦重线下销售,就会走传统软件厂商的老路,并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SaaS模式解决的是一种交付模式,也是对商业模式的改变,从定价、销售、售后都要做相应的调整。


宋凯认为,按照传统软件厂商的做法,已经有用友、金蝶这样的玩家,他们是终极的天花板。并且传统软件厂商要做办公SaaS,一定会有创新的阻碍。


一是以前的成功模式是最大的障碍,另外内部掌握话语权的一定是现金流产品。


很多时候做移动化产品的时候,因为只是把PC端的经验安到移动端,而不是在移动端的场景去做研发。宋凯认为,这些都是传统软件厂商的大包袱。


但是ToB业务一旦实现盈利就不慌,就算被收购也存在能不能快速融合重组的问题。之前有过十多年的ERP经验的宋凯在整合云之家的产品线时,深有感触。资源重组看似无敌,其实内部要接受很大的挑战。


未来,办公SaaS到底未来几何,借用一位分析师的话说,现在大家到达的还是地中海,隔着一条直布罗陀海峡,然后才是真正的蓝海。在地中海虽然尸山血海,但是到达蓝海的还寥寥无几。


当然,办公SaaS领域也有独角兽存在的可能性。


石墨文档CEO吴冰认为,从国外市场来看,Dropbox是07年开始云盘领域,Google Drive和ICloud都是09年进入这个领域,当这两家大企业进入云盘的市场时,很多人唱衰Dropbox,觉得它肯定要结束了。但是今年Dropobx上市了,现在估值100亿美金。


软件行业也在随着用户需求在不断升级,比如「智能办公」,算是为产品提供了更丰富的功能和卖点。但是且不说智能化的程度如何,主要的难点还在于结合场景落地。


办公SaaS的下半场,玩家虽然所剩不多,但是市场价值仍然可观,就看谁能快速找准定位,结合自身优势,快速拿下市场,做好后期服务了。


毕竟竞争永远存在,机会也永远可以被创造出来。

分享到

点赞(0)

说点什么

全部评论